[Skip to Content]

Register to receive the OMFIF Daily Update and trial the OMFIF membership dashboard for a month.

* Required Fields

Member Area Login

Forgotten Password?

Forgotten password

Analysis

乐观取决于政策 ——随着欧洲和日本的分道扬镳,美国和中国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作者:约翰·普伦德  

2016年2月11日

        西方世界的经济发展依旧过分依赖中央银行的调控。而目前央行之间有一些裂痕,如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央行就如何避免经济衰退及通货紧缩问题所采取措施的意见不一致。理应独立自主的日本央行已成为日本首相安倍手中的工具,而他是一位激进的扩张主义者。这是一个冒险的管理,其对经济发展的潜在影响是利弊共存的。

        市场心理已经迅速地发生了变化。如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周三晚上所言,美联储对于加息已经有所犹豫。回顾去年12月,当美联储在近10年后首次加息时,央行和华尔街争论的焦点在于2016年要加息多少。如今,很多人打赌再也不会有加息了甚至认为美国的衰退也会来临。

        期间,市场因中国经济可能的硬着陆以及油价的疯狂下跌而恐慌不已,之后又由于美元强势和对于小额借贷者的信用成本过高而收紧的美国金融状况产生了新一轮的恐慌。一个正在增长的全球债券市场现在面临着负回报率的环境,这使得大家开始谈论通货紧缩的问题。再加上这样的恐慌感使欧洲银行股价暴跌(一部分在周三有所反弹),一些投资者的担心可能预示着更深层次的不安。

        所有这些是非常出乎意料的。新兴市场正在推动着全球经济增长,发达国家则在享受着能源价格下跌带来的巨大好处。对于美国人来说,这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很多能源公司都倒闭了。即便这样,结果还是好的因为家庭和很多其他行业得益于油价的下跌。在欧洲,由于缺少一个类似的能源行业,情况比其他地区更好了。

        虽然美国的工业在衰退,但是服务业是上涨的,就业也是非常乐观的,如同银行贷款一样。 即使12月加息了,货币政策依旧与当下环境相适应。

        在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衰退情况下,投资者也可能带来熊市。但是一些衰退的语言在慢慢消散,比如反收益曲线。虽然市场上还是有一些令人悲观的理由,然而这相对于2008年危机后的成熟的经济复苏而言都没有依据。储蓄率过高和需求不足的问题依旧伴随着我们。

        与此同时,公共部门的债务越来越庞大。欧洲银行系统依旧资金不足,欧元系统的结构性缺陷也没有解决。

        危机后复苏的基本面还是很脆弱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如耶伦所承认的,消费者和商业的信心显得尤为重要。如果金融环境依旧谨慎,市场保持活跃,那么家庭支出和公司投资将会滞后。

        乐观主义是取决于政策的,美联储没必要继续保持量化紧缩。如果需要,它将会使12月份的增长反转。对于中国结构性衰退的担心可能是不必要的。即便其负担巨额债务,中国依旧有财政能力去解决危机,且他们会倾向使用货币政策。在二月份阴霾的天气中,光明是依稀可见的。(翻译:赵戈翰)

附:约翰·普伦德,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