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egister to receive the OMFIF Daily Update and trial the OMFIF membership dashboard for a month.

* Required Fields

Member Area Login

Forgotten Password?

Forgotten password

Analysis

为什么欧洲需要解决欧元三难困境 ——英国必须推迟公投至2017年以降低脱欧几率

作者:大卫·欧文,顾问委员会委员

2016年1月14日

        在1978年4月,我以英国外交大臣的身份出席了在哥本哈根举行的欧洲峰会。在那里,我第一次聆听来自德法两国领导人赫尔穆特·施密特和吉斯卡尔·德斯坦阐述他们对于欧洲货币联盟的观点。我几乎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起草一个当时注定要毁灭欧洲的但最后逐渐演变为联盟的计划。

        回顾往事,这是第一个对外公开的“自负的缺点”,它正在尽其所能的侵蚀着今天的欧盟。英国认为,由施密特和吉斯卡尔支持的汇率制度对英国而言太过草率,进而决定不会加入。但是英国还是同意了总体的纲领,即欧洲货币体系,也签字确认了其在欧洲货币单位的份额。

        现在我们知道,欧洲汇率机制是有缺陷的。虽然英国最终在1990年加入,但是又被逼于1992年退出,尽管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自2000年以来,英国政府已经阐明,支持一个被有效率地设计的欧元区是更令人满意的,因为它持续的失败伤害了英国的经济。然而,实际上每一个有必要的改革都将欧元制度置于了一个通往更大政治一体化的道路上,这是一个连我在内多数英国人都不愿意看到的道路方向。

        莫里斯·奥伯斯法尔德先生目前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2013年4月时以加州大学学者身份在欧盟委员会的撰文与当下情形很契合,“欧元区必须正视金融财政三难困境:在欧元区的国家不能再与其他会员国享受所有如金融一体化,金融稳定和财政独立的三个渴望得到的制度特征。因为银行救援的成本现在可能已经超出了国家财政的可承受能力。”

        除非英国人看到欧元区的这个三难困境可以很快的被解决,也意识到需要在欧盟中去保护非欧元国家的利益,否则在今年的六月份或九月份的公投上英国可能会选择脱离欧盟。

        自2009年以来,美国财政部已经持续多次对欧元区做出表态,希望其采取行动解决欧元危机。在那个时候来自欧洲的信息说明这不是一个可以采取实质性行动的时机。可是那什么时候合适呢?如同奥伯斯法尔德先生在2013年对我们的提醒,“欧洲货币联盟第一个十年的大多数时候是在一个良性的全球环境中度过的。这就允许欧洲货币联盟去绕开它在1999年施行之前便发现的最大的潜在挑战。”根据奥伯斯法尔德先生所言,“欧盟强加欧元于一个伴随着在劳动力和产品市场的结构僵化的国家经济间连接的系统,在每一个国家内部,强大的国家被给予利益以保护已存在的扭曲。”

        这种欧盟单边主义现在扩散至欧盟的“五个领导人”,由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领导。在布鲁塞尔我们得知,他正在讨论一个实质性的新条约,并会在2017年早些时候发布。这给了英国首相卡梅伦的谈判计划一个重大的压力。

        这为推迟公投至2017年11月或12月初创造了一个开口,比原计划晚了一年左右。这也会将把欧洲经济区条约可能的变化考虑进去,而这也是我一直支持的。但是英国却相反一直准备在2016年的公投。容克和卡梅伦会通过将双方在谈判上的分歧统一到一起而更好地履行其职责,并将这些谈判扩大至2017年底。现在讨论一个扩大的非联合的欧洲经济区以继续维持统一的欧元区并不是太晚。

        继续支持英国只为其自身利益谈判的论调是十分荒谬的。卡梅伦提出的的大多数改变是可以也应该被作为欧洲整体价值观而呈现,不仅仅是欧盟,而是更广泛的欧洲经济区,或者最终是全体欧洲国家的价值观。

        我们需要清醒了。不仅仅是英国,我们都被欧盟捉弄了:被卡梅伦的短期补救,也被容克和其他五位领导人所捉弄。现在是时候提醒卡梅伦和容克他们双方悬崖勒马,保存对欧洲和英国共同参与的金融市场的信心。如果卡梅伦和容克未能统一他们的主张,同时英国在2016年公投,那么英国脱欧的几率会大大增加。(翻译:赵戈翰)

 

附:大卫·欧文,前英国外交大臣,现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顾问委员会委员。

         本文是从大卫·欧文先生在1月14日举行的第12届英国商会柏林会议以及英德论坛上发表的演讲中截取的。全文点击可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