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egister to receive the OMFIF Daily Update and trial the OMFIF membership dashboard for a month.

* Required Fields

Member Area Login

Forgotten Password?

Forgotten password

Analysis

让常态重新开始,美联储必须引领变化——为什么央行应该聚焦于实际利率

作者:梅格纳德·德赛勋爵

2015年11月9日

         今年9月,当美联储慎重考虑是否加息时,其更多地关注那些模糊市场的噪音而非真正的市场信号。上个月,随着更清晰数据的显现,美联储有些动摇,据估计利率将会在12月份上升。即便如此,美联储对这样的消息依旧不置可否。当前的数据正在强烈呼吁加息而不仅仅只是提示。

         根据周五的数据显示,美国十月份的就业数据表现抢眼,以其5%的长期非加速通货膨胀失业率证明美国的经济正在接近均衡。 现阶段,所有的借口都应该被而搁置,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本应展示其领导力并在九月份终结不确定性,这也是我们当时在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所讨论的。(点击链接12可查)

         现在是时候结束犹豫,终结不确定性了。在12月15至16号的下一个政策会议上,美联储应该加息并提供其如何在未来几个月进一步加息的计划。

         更广泛地说,世界其他央行也应重新考虑他们2%的通胀目标,从近期的过度并购重组来看,如果长期维持简单的货币政策只是为了实现更高的通胀率,而不是追求经济增长,那么这将给金融市场和经济发展造成更大的不确定性。

         政策制定者应该将其注意力转移到实际利率(扣除物价上涨因素的通胀率),以长期2%的实际利率为目标可能比通货膨胀率更好。        

         美联储必须展示出对世界经济的稳健掌控。美国央行需要考虑新兴市场的焦虑,但是应该记住的是,很多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主要代表已经持续数周告知美联储要继续在加息问题上投入工作。

         当前的世界经济从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在1925年发现的长期的“大经济周期”来看处于衰退期。我们将会在一段时间里承受低GDP增长和接近零通胀的情况。真正深远的变化是关系到通胀的。在最近一期康德拉耶夫的波动中,始于1939年的长期通胀在经过75年后已经被逆转了。

         在常年通胀期间,尤其是在1971年当美国没能实现以35美金兑换黄金,金汇兑本位制崩溃后,金融市场得以发展。之后,外汇交易随即迅猛发展。由于没有来自IMF或者金本位制的外部限制,各国开始以通货膨胀率来监控其货币供给。从此,政策规则开始变得流行,比如由经济学家约翰·泰勒发明的平衡通胀和失业率模型。

         我们现在面临一个不同的经济现状,很像1871-1896的经济周期,在没有通胀的情况下增长。被信息技术所拉动的创新是反通胀的。根据原油价格来看,商品价格作为影响通胀的重要因素,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似乎失去了风向标的功能。

         在这样一个世界,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上周对不会在2017年之前加息的表态,在英国经济强势增长的情况下不必要地延长了不确定性。我只是希望,即便英国央行不能引领世界,那么至少能成为美联储的一个好的跟随者。

         欧洲央行可能在收紧信贷方面有理由等得更久一些,因为欧元区的经济即使在目前也只是温和地增长。但是英国央行并没有这个借口。

         让我们一起迎接近零利率结束的时刻,让常态重新开始。(翻译:赵戈翰)

 

附:梅格纳德·德赛勋爵,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名誉教授、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顾问委员会主席。著作,《狂妄自大:为什么经济学家没能成功预测危机且如何避免下一次》(Hubris: Why Economists Failed to Predict the Crisis and How to Avoid the Next One,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