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egister to receive the OMFIF Daily Update and trial the OMFIF membership dashboard for a month.

* Required Fields

Member Area Login

Forgotten Password?

Forgotten password

Analysis

脱欧面临艰难处境——在法律条案模糊之下的艰难经济环境

作者:达娜厄•凯瑞科普洛

2016年10月20号

        本周来自英国政府的一位律师暗示,英国从欧盟脱离的最终安排将会要求议会同意英镑对美元汇率为1.23。但是,残酷的现实是一旦在2017年3月份之前启动条例50,这将是不可反悔的。因为2019年的投票对拒绝此条例的生效而言太晚了。

        这将会使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对于协调与欧盟贸易自由方面获得全面掌控,而这也会定义英国通向脱欧这条路的性质。欧洲领导人声称,会员国和自由贸易这两个部分是不能分开的。在法国和德国明年大选的这个政治环境下,这个捆绑不会被轻易解开。

        据此,对于英国而言有三个可能的选择:从单一市场中“硬”脱离;以一个欧洲经济区域或者欧洲自由贸易协定的形式“软”脱离;以及一个不太可能但依然存在的“留欧”的选择。市场已经对“硬”脱离做出了否定。根据梅在本月对保守党发表的言论来看,英镑可能对美元会滑落至1.21,而通胀率有可能升至3.5%。

        虽然有一些人认为英镑的下跌对出口而言是天赐良机,但是历史的经验预示,英镑贬值对出口的需求弹性的影响并不大。而进口价格上升对经济的影响却可以很快被感知,尤其是对低收入者而言。相似地,投资的长期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更高的价格将会使英国进入一个危险的滞涨陷阱中,同时将英国央行推向一个危险的境地。利率的上升对于经济萧条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当我们将目光投向英国家庭债务时,高利率的风险就更加明显和严重了。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债务占到了87.4%的GDP,这一数字比希腊,意大利和爱尔兰还高。预算责任办公室(The Office for Budget Responsibility)预计在2025年家庭债务占收入比例为164%。因此任何一次利率的上升都将使英国家庭债务问题变得更加严峻。

        然而,宽松的货币政策也会有风险。对于长期发展而言,利率过低是一个不被希望的副作用,而这也给当下的全球经济拉响了警报,很多在10月份OMFIF发布月刊中的文章都提到了此问题。梅表示:“虽然货币政策给金融危机后提供了一个必要的紧急措施,但是这也会伴有副作用。”长期低利率正在给英国逐步增加的养老金赤字施加压力。

        随着货币政策刺激计划的结束,缓解经济发展缓慢的重担落在了财政政策上。梅不止一次地提到,要有一个积极的财政政策环境,尤其是对基础设施方面的花费。这将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政策:因为英国在这几十年中,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都是不足的,导致比起G7其他国家,英国的基础设施的质量明显不高,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来看,甚至还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

        但是,这样万众期待的政策却很难实现。英国财政赤字占GDP达4.4%,在2015年是欧盟国家第三高,也高出G20国家的平均水平。即使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放弃了在十年内重回财政盈余的计划,但是下个月菲利普·哈蒙德对任何关于这条路径上的实质改变都会被由脱欧所带来的金边债券市场的动荡所损害。(翻译:赵戈翰)

附:达娜厄•凯瑞科普洛,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研究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