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egister to receive the OMFIF Daily Update and trial the OMFIF membership dashboard for a month.

* Required Fields

Member Area Login

Forgotten Password?

Forgotten password

Analysis

特蕾莎,爱德华和玛格丽特——保守党激进分子,欧盟的争议和全球的焦点

作者:布莱恩·雷丁

2016年12月8日

          爱德华·希思在1970年成为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于1979年任首相。希思在位只有4年,而撒切尔夫人则执政11年。那么特蕾莎·梅将会执掌唐宁街多久呢?

          1965-1970年,希思作为当时的反对党,保守党的党魁谨慎地准备着大选的到来。他的团队由影子内阁和外部专家共同组成,他们几乎研究了每一个部门,确保每一项政策都不会那么极端,也没有任何的民意调查。这样的目的是让政府的工作变得更高效。希思是经济干预的信奉者。虽然税改和金融自由主义在他的执政纲领中被着重提及,但劳动市场改革是他最看重的。

          撒切尔夫人继承了他的政策。但奇怪的是,她在骨子里是反对私有化的,她更喜欢的单词是“去国有化”。她挑战凯恩斯主义,热衷于货币主义和哈耶克学派。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因为这样的思想认为消费推动的通货膨胀会引起失业,因此,她在1981年开启财政紧缩计划,即使当年的失业率攀升至战后新高。超过360位的经济学家反对这样的计划,如同前首相希思,她所面对的最大质疑是来自工会领导人,他们批评撒切尔夫人滥用职权。

          梅的挑战则在于收入不平等和财富分配不均,而非常态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以及零利率都加剧了这些矛盾。她的财政政策正如现任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所说,是与乔治·奥斯本的紧缩计划相背离的。她认为以低价借出过量的储蓄,或者一个性价比高的基础设施投资对未来的几代人是一种恩赐而不是负担。但我们也不得不考虑当下的移民问题。

          对于欧洲,希思的首要任务是确保英国是欧洲共同市场的成员。虽然他是在没有任何舆论基础上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但这一举动被继任首相哈罗德·威尔逊在1975年的公投上确认,最终得到了民众的认可。撒切尔夫人既想要留在欧盟,又想从中实现利益最大化。其中,英国在对欧盟预算的贡献问题上被这一次的脱欧公投重新提及。但是,她却在货币问题上吃了闭门羹,被欧盟要求必须将英镑纳入欧盟汇率体系。无论脱欧结果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梅也想要从脱欧中为英国得到最大利益。但脱欧其实就像一块橡皮糖,不会让任何人愉悦。

          希思的运气不好,他是被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和原油价格暴涨所连累下台的。撒切尔夫人的政治命运则被1982年的英阿马岛战争改变,之后的国际局势也趋于温和。相反,梅所面临的世界低增长,恐怖主义和移民问题都是前所未有的。同时,新一轮的金融危机风险依然存在。

          希思的对手是难以战胜的工党领袖威尔逊,后者是布莱尔主义的支持者。撒切尔夫人则面对的是左翼工党党魁。而梅的对手是杰里米·科尔宾,一个不能被低估的对手。不平等问题已经改变了政治,那些深陷贫困的选民希望政府出面干预。银行家和商业大佬们拥有数十亿美金的资产,而跨国逃税和移民则屡见不鲜。希思是因未能解决第一个问题而下台,虽然撒切尔夫人成功解决了这两个问题,但却因在欧洲问题上的党内意见分化和人头税问题而被迫下台。

          党派领袖的任期由民意所决定的,因此首相首先要保住工作。6月份的公投是一次除了大选之外的最大的民意调查。

          特蕾莎·梅可以效仿希思或者撒切尔夫人中的任何一个。但选区的边界变化和苏格兰的民族主义使选举变得复杂。因此为了赢得大选,她必须成为一名完美的政治家。(翻译:赵戈翰)

 附:布莱恩·雷丁,前首相爱德华·希思经济顾问,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