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egister to receive the OMFIF Daily Update and trial the OMFIF membership dashboard for a month.

* Required Fields

Member Area Login

Forgotten Password?

Forgotten password

Analysis

地缘政治与货币体系 ——力量角逐:美国,中国和其他国家

作者:保罗·塔克

 2016年3月31日

        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在2007年至2009年的危机后一直被新的地缘政治所改变。这可能是最后一个全球性的金融危机,针对它的改革议程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深层次的大西洋沿岸国家的关系变化所制定的。很多新兴经济体已经通过G20参与到了这次改革事务中。在下一个周期,他们将会更加积极,甚至是这其中的领导者。

        下一轮,我们可能在近百年来第一次迎来平行储备货币,范围从主要银行和其它全球积极的参与者扩展到全世界,而不像现在,只在美国,英国,瑞士,法国和德国中进行。

        新的储备货币可能会与美元一道存在,这一点从人民币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中国对外投资以及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等可以得到印证。如果中国没有考虑过新储备货币,这将会令人十分震惊。就地缘政治回报和降低资金成本而言,这是由储备货币发行人的“特权”所构成的。因此,应该将它的价值作为一个经济减震器与国内政治保险政策一同加入标准清单中。当世界都在疯狂购买美元国债时,通过享受降低资金成本,美元的关键地位帮助美国成功渡过近80年来最大的国内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这种效果肯定已经被大的新兴经济体所注意到了。

        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或者说多元储备货币的可能性将取决于地缘政治的影响和变化。总体而言,会有四种可能性。第一,在华盛顿共识框架下,如果美国的经济依然强劲且美国智慧地运用其力量,那么储备货币还是会以美元为主导的。好的表现包括美国依旧是引领生产力提高的科技创新的世界领导者和避免过大的波动,尤其要避免再一次出现美国带动的全球危机,也包括长期的财政和外交稳定,以便美国能持续保持财政开支以维护美国治下的和平。

        第二,在一个紧张的世界里,我们可以看到储备货币的竞争和交叠的相互影响。一个单一的公共物品计价单位和国际经济活动的通用交换媒介开始瓦解。美国和中国可能为获得经济和政治上的影响而展开竞争。亚洲的货币政治将会伴随着中国南海争端展开,非洲和拉美地区的政治发展也会牵涉其中。主要的货币签发国将会给货币互换的同盟予以奖励。这将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主要经济机构为配售和资助而展开激烈竞争的世界。

        第三,一个更平衡的多极体系将会出现,在这其中,其他国家会和这两大超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成功地站在世界前列。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和巴西。而至于欧洲的代表,这将会是一个疑问。德国不太可能进入这一份榜单,因此欧洲将会作为一个整体与上述国家站在一起,但这需要欧洲进行深层次的货币体系改革。如同第一种情况所说,国际货币规则也会要有所变化。国际机构的领导权要么在世界前列国家中轮转,要么移交到第二梯队国家,这些经济体也足够大但不属于第一梯队。

        第四种情况将会很危险,因为它会将世界推向保护主义,甚至自给自足。大的经济体,无论多少,将会争夺战略和军事霸权,因为由世界贸易带来的经济和文明利益在这种情况下荡然无存。当然,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世界,但是我们有可能无意间进入这样的通道。历史将会铭记2008年和2009年两次G20峰会上我们对保护主义的打击。但是要保持这样的打击是不容易的。对这些所谓“太强大以至于不会倒下”的金融机构的问题解决方案是需要被深入执行的。除非谨慎的宏观措施可以从强大的资本流动中孤立那些相对小的开放经济体,否则资本控制将会肯定发生。除非货币政策制定者可以使政治家相信随着汇率的浮动,量化宽松并不是货币战争,这样的控制才能吸引大的经济体。

        相比最后一种情况,第一种和第三种更吸引人。国际货币事务和外交政策呈现如今的形势已经几十年了,其背后的国际力量的平衡和机构的设置已经被广泛确定。但在下一个二十五年或者半个世纪,这将肯定有所改变。(翻译:赵戈翰)

 

附:保罗·塔克,前英国央行副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