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egister to receive the OMFIF Daily Update and trial the OMFIF membership dashboard for a month.

* Required Fields

Member Area Login

Forgotten Password?

Forgotten password

Analysis

卡梅伦辞职,英国和欧洲面临动荡 ——自1958年以来最大的挫折

作者:大卫·马什

2016年6月25日

        在昨天的全民公投中,随着民众以微弱的优势支持英国退出欧盟,英国以及其余的欧洲国家面临了政治、经济与宪政上的大震荡。首相戴维·卡梅伦宣布他将下台更加确认了这一点,考虑到他的本次公投中的战败,保守党在过去数月都将严重失血,卡梅伦将会努力“稳定船帆”,然后在10月份正式下台。

        52%比48%的“退欧”占比表明了当前对欧盟主义的深深怀疑,以及英国选民地区之间的严重分化,更加显现了欧洲大地上的不团结以及不满情绪。

        这是自欧盟1958年以六国的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设立以来,经历的最大挫折,投票结果将会给欧洲大陆带来巨大震荡,尤其会使得外围的欧盟成员深受打击。当前欧盟很多地区都经历着各类危机,因此英国退欧事件将在中期威胁欧盟的经济、货币一体化,甚至欧盟本身。

        72%的投票参与率达到了自1992年以来全国民调的最高水平。选民通过投票已明确表示,与众多一致规劝留欧的英国、国际权威人士的建议相比,他们坚信留在欧盟的坏处更大,而离开欧盟要承受的风险比权威人士声称的要小很多。

        投票结果引发了英国政治、经济的不稳定因素,并且这一不稳定会随时蔓延到欧洲其他地区。英国本身也存在分裂的风险,因为自1975年的上一次欧洲公投,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一直偏向于支持欧盟,而英格兰和威尔士则转向欧盟怀疑主义。

        由于投票结果不能约束国会决策,正式脱欧政策的实施可能是复杂而又消耗时间精力的。英国人民作为最终主权代表,下令政府和国会实施一项大部分政府和国会部门都不同意的政策,这是史无前例的。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英国是否会组织一次早期的大选;尽管这么做有难度,因为在新颁布的固定任期议会制度下,下一次的大选应该设定在2020年。

        公投的结果令社会各界为之哗然,特别是考虑到前期民意调查的结果,以及博彩公司给出的退欧更大的赔率所显示的留欧高支持率,而前期民意结果是上周支持留欧的Jo Cox议员遭受政治谋杀事件的情绪反应。

        卡梅伦在2013年煽动公投并作为留欧的领袖支持者,他一直以来采取着高风险的政治立场。情随事迁,政治上的惊人的好运气已经用光,如今他必须承担一切。政府部门的措手不及使当下问题更加复杂化,即何时(以及是否)调用欧盟条约第50条,即在现有条例下两年内正式离开欧盟。

        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以及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以一种更加悲观的方式支持欧盟联合,他们不断强调“退欧”的恐慌以及风险。如今,奥斯本政治地位也摇摇欲坠,因此他先前所言如果退欧政府将增税减支的威胁也难以实现了。

        今早,英镑交易已急转直下至31年来对美元的最低水平。正如资深基金经理治·索罗斯在公投初期所预测的,今天可能会出现又一个“黑色星期五”,而英镑之前已经从 $1.46走低至$1.35。索罗斯在6月21日警告,奥斯本和卡尼的前途灰暗:“如果英国退欧造成房价下滑、失业骤增从而经济衰退,在这背景下,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以及抵消需求下滑的空间会非常小。”

        投票结果会使得左派和右派反对一体化的情绪高涨,并且引起从葡萄牙到波兰、意大利到爱尔兰以及尤其德法欧盟中心的分崩离析。所有支撑英国退欧的因素——包括对大量移民的担心、增长停滞、对自治政府的渴望以及政治家居庙堂之高的广泛共识——会再三显现,甚至达到覆水难收的地步,蔓延到整个欧洲。

        英格兰北部、中部与威尔士的大部分地区以及以及伦敦附近相对富裕区域都表明了对退欧远超预期的支持。苏格兰作为支持留欧的大本营,其留欧支持率比预期要少,另一方面,支持欧盟的工党也热情不足,没有很好地动员民众为了欧盟的共同利益而投票,这些因素导致了最终英国退欧的结局逆转。

        英国很明显地被三种错误所肢解。第一,在大城市,如伦敦那些支持留欧的地方,和支持脱欧的被移民和工业衰退所影响的乡村中有一股相对发展较快的分离力量。

        第二,我们已经目睹了在那些没有明显实现生活水平提高的那些不满者和强调脱欧将会使英国陷入经济下行的政客以及那些“专家”们中的严重分歧。

        第三,整体的结果赤裸裸地呈现了在欧盟自大的目标和更加接地气的那些普通投票者之间的鸿沟,后者公然展现了对欧洲事务缺少激情和关注。

        卡梅伦下周将会到访布鲁塞尔,与欧洲领导者讨论接下来的需要解决的事情。

        在新形势下,欧洲领导人将不得不重新审视对当时英国公投宣传所做的承诺。其中在投票前最重要的言论是由德国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提出的,他表示欧洲不能通过推动欧洲一体化来回应英国脱欧的可能,并呼吁投票者考虑脱欧者的“疯狂”。不可避免的是,欧洲领导人将会签署公告呼吁团结,但是,实际上,实现这个目标看起来几乎不可能。(翻译:赵戈翰)

附:大卫·马什,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董事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