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egister to receive the OMFIF Daily Update and trial the OMFIF membership dashboard for a month.

* Required Fields

Member Area Login

Forgotten Password?

Forgotten password

Analysis

亚洲陷入与希腊相似的窘境——根舍在欧元缺陷中的角色

作者:大卫·马什,于万象

2016年4月4日

        在4月3号于万象举办的关于亚洲经济增长的学术讨论会上,我就欧洲经济发展与货币体系这一问题向前泰国央行行长塔莉莎女士提问。塔莉莎女士于2006年至2010年期间任央行行长,并成功消除了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对泰国的影响。她的回答很直接,“那将不会是一个令人愉快的结局”。

        在三十年前,她曾说,有货币贬值这样一个重要的调整工具,像泰国这样的国家是可以在一年内摆脱动荡的。这个观点不适用于欧洲现在这样的固定汇率体系。“当你深处危机时,这是非常不幸的”她说道。

        塔莉莎女士在1988年至1990年期间在IMF任职。期间她预计到欧洲货币联盟将会分解为一个较小的,具有相似意向国家的同质协定。

       塔莉莎的论断反映出亚洲的政策制定者真正的声音。这些言语也使人想起最近前英国央行行长默文·金作为一个退休者关于欧洲货币联盟的看法。

        前几天的几个事件:前德国外长根舍,在1990年德国重新统一时的传奇人物,于前些日子离世;另外,还有一些迹象表面希腊与其借贷方的问题日渐严重,说明塔莉莎的观点是有一定相关性的。

        根舍在一系列德国统一前后的政策方面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他也是欧洲货币联盟的主要缔造者。作为当时的外长,他在1998年2月份认为,应该在独立的欧洲央行基础上设立单一货币体系以便维护价格稳定。

        根舍支持欧洲货币联盟的一个原因是想给他的自由民主党,这个传统意义上在战后拥护西德政府以相比他名义上的领导赫尔穆特·科尔首相更多的额外的政治形象。他也希望呼吁德国的商人支持自由民主党。该党派在当时倾向于货币自由浮动制度以使德国的出口强劲有力。

        这两个概念都被印证了。根舍尽全力破坏了科尔的同盟,处事谨慎的财长格哈德 · 斯托尔滕贝格。他说“斯托尔滕贝格没有意识到货币联盟的重要性。因此是时候让我去处理该事务了”。

        根舍在1991-1992年阻碍欧洲政治联盟作为通往欧洲货币联盟道路上的重要过程的马斯特里赫条约之前的身份是不为人所知的。很多德国领导,包括科尔已经在之前说过,货币联盟没有政治联盟的支持是不会持久的。然而,根舍非常怀疑政治力量。他曾说,如果所有的欧洲国家当时都赞成德国统一,统一将永远不会发生。

        这一切都会让人想到德国正在处理希腊这样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欧洲是一个政治联盟,那么德国人应该已经将希腊成功挽救了。但是德国肯定不会加入一个有像希腊这样政治与经济分离的国家的联盟。

        正如一份周末泄漏的情况所说,IMF似乎想让德国去答应大部分希腊的债务救济计划否则就必须接受IMF从最近的救济计划中退出,两个选项对德国总理默克尔而言都是极具打击的。

        IMF似乎希望通过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制定出来的债务偿还计划能够逼迫希腊接受他们不认同的财政紧缩计划。这些争论都是老生常谈。IMF委员会于去年7月份就被告知希腊不可持续的高额债务和意识到除非德国和其它欧洲债权国家同意债务救济,否则IMF就会退出的计划

        难民危机已经将困难推向新的层面。同时,亚洲国家都在关注着欧洲缓慢的美好与恐怖的解体。根舍的精神继续存在,他帮助建立了欧洲货币联盟。但也能肯定的是,它将很难持续。(翻译:赵戈翰)

附:大卫·马什,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常务董事,执行总裁